当前位置:68167历史猪笼草陷阱
猪笼草陷阱
2022-11-24

她到底是谁

今天,苏晓蕾收到了一封奇怪的信。信纸是淡淡的紫粉色,娇艳得像是要滴出水来。而信上只有简单的一句话:不要靠近他。落款没有名字,却画了一株很精致的猪笼草,在美丽的信纸上,这草仿佛就要飘出甜香来。

“哟!粉红纸的信,是不是谁给你的情书啊?”有同学看到了苏晓蕾手上的信,饶有兴趣地靠近过来。

苏晓蕾急忙把信折了起来塞进口袋,故作漫不经心地说: “哪有哪有。”然后她坐了下来,像是在很认真地听着老教授讲课。而实际上,她心里全都是那封信的影子,她紧张极了。一下课,苏晓蕾飞快地跑回宿舍,从锁着的抽屉里取出了一张小小的镂空的卡纸。苏晓蕾把卡纸覆盖在猪笼草图案上,那看似平淡的猪笼草花样从卡纸的缝隙里透出了另外一个图案,那是一个女人美丽而诡异的脸。

苏晓蕾全身一个激灵,她猛地把信纸摔到地上。

与此同时,放在宿舍窗台上的猪笼草微微地动了一下。

这个故事,还要从刚刚开学的时候说起。

那个时候,苏晓蕾怀着憧憬走进了大学校园,她憧憬的不仅仅是自由的学习环境,还有爱情。苏晓蕾发誓:一定要在大学时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

然而,一搬进宿舍,苏晓蕾就有点泄气了:同宿舍的女生中居然有一个长得特别漂亮的。那女孩叫艾莉,一头棕色的波浪卷发、白皙的皮肤、曼妙的身材、勾魂的眼睛……更重要的是她的脸上长了一粒小小的美人痣,这使得她的身上透露出一种难以抗拒的魅力。

“难道大学女生都这么漂亮吗?”苏晓蕾不禁喃喃道。

“狐狸精!”突然,宿舍里另外一个女生恨恨地说。苏晓蕾一回头,看到了相貌平常的欧阳慧。

欧阳慧趁着艾莉不在,便指着窗台上的一盆猪笼草说道: “你看到那猪笼草了吧?是艾莉带过来的。你知道猪笼草是什么东西吗?它利用自己颜色的艳丽和甜香的气味吸引一些小昆虫,然后吃掉它们。这么可怕的植物,艾莉居然会当成心爱的花草来养,这个女人绝对有问题!”

“这……不过是个人爱好吧。”苏晓蕾立场不坚定地说。

“不对!”欧阳慧摇摇头, “你不觉得艾莉和这猪笼草很像吗?她外表非常光鲜,让每个人看了心动。可是这样美丽的女生,说不定就是一个妖艳的陷阱,她会把男人一个个勾引进自己的圈套里,然后‘吃’掉他们。”上一页1234下一页

这天晚上他喝了点儿酒,失恋使他生不如死。步履蹒跚地往车站走去,看看手表十点,应该还有最后一趟57路公交车。

突然,他看见一个女人背对着他站在斑马线上。白色的裙摆在风中猎猎飞舞。她的身影像极了他的前女友——那个狠心的女人。

他小心翼翼地想走过这个女人身边,想看看她长得什么样子。他内心甚至腹诽这大晚上还在马路上的女人会不会是鬼?

女人发出“嘤嘤”的哭声,一边低柔地抬头问道: “我迷路了,请问——奈何桥怎么走?”

他看见这个女人脸上满是猩红的血,还有一双怨气横生的泪眼,吓得背部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转身飞也似的逃跑了。

好不容易跑到车站,车来了,他匆匆忙忙地上了车。

此时车里响起了一阵女声: “下一站黄泉路,请上车的乘客注意……”

他此时酒早已经醒了一大半,听到这个站名吓得魂都飞了,大叫着:“我不想去黄泉路啊!我不想死啊!”赶紧向车门冲去想逃之天天。

还没下车,就看见那个满脸是血的女人竟然站在车门口准备上车!他的心理承受力到了极限,眼前一发黑晕了过去。

女人用卫生纸擦擦脸上的血,不满道: “刚刚被抢劫了,想去莱和峤的人民医院,没想到遇到个酒鬼!”

司机也看了看那个晕倒的男人无奈道: “这个人是不是疯子?57路最后一站就是黄泉路啊!”

上一页12下一页

苏晓蕾听了这话不禁失笑起来,她觉得欧阳慧实在说得太过分了,甚至可以去写成小说了。

欧阳慧知道苏晓蕾并不相信自己,于是她伏过来低低地说: “我和艾莉是一个高中的,太了解她的底细了。也许你还不知道,艾莉以前谈的所有男朋友全都离奇地死掉了!”

听了这话,苏晓蕾全身一个激灵,冷汗从背上渗了出来。

虽然有这种诡异的说法,但是艾莉平时看上去还是蛮正常的一个女孩子。她每天坚持给猪笼草浇水,每天坚持把自己打扮得格外漂亮。此外,艾莉刚刚入学就交了男朋友——体育学院大四的学长段峰,那可是全校知名的帅哥啊!

苏晓蕾的爱情一直没有光顾,她只是冷眼地看着艾莉开始了轰轰烈烈的爱情。另外一个旁观者欧阳慧可没有这么平静,她几乎天天都在说着艾莉的种种不好,而且欧阳慧这个女生口快心直。苏晓蕾很快就知道了,其实欧阳慧也是喜欢着段峰的,只是在艾莉这样漂亮的竞争对手面前,她完全没有竞争力,只能说说人家的坏话而已。

不过,在心直口快的欧阳慧的煽动下,苏晓蕾不禁开始怀疑艾莉的身份——那么漂亮的女生,又那么快地开始恋爱了,难道她真的像猪笼草一样,会诱惑别人走进她的陷阱吗?

不能伪造的信

欧阳慧和艾莉的矛盾越来越大了,苏晓蕾处在两个女生之间,感到左右为难。不过,苏晓蕾很会开导别人。她总是安慰哭泣的艾莉,时间一长,艾莉越来越把苏晓蕾当成真正的朋友了。

有一次,宿舍里只有艾莉和苏晓蕾两个人。

艾莉正趴在桌子上给段峰写情书——这是艾莉一直坚持的活动,她相信纸张上的情话比手机上的短信更有魅力。正在这个时候,有人把艾莉找出了宿舍。艾莉一时大意,并没有把情书收起来,这摊在桌面上的情书极大地激起了苏晓蕾的好奇心。她小心地靠近,伏在上面读了起来。

情书上说的话倒也没有什么稀奇的,无非是我想你、你想不想我之类的。然而奇怪的是,艾莉的情书上并没有落款,而是画了一个非常精致的猪笼草图案,这图案显然是经过精心设计的,笔笔都是功力。

艾莉到底和猪笼草有什么瓜葛?为什么时时都要用这种可怕的植物?上一页1234下一页

苏晓蕾把信放回原处,满腹疑惑。

次日,苏晓蕾刚刚回到宿舍,正迎上了艾莉和欧阳慧激烈争吵。两个女生甚至已经用枕头开始互打了,苏晓蕾急忙冲上去劝开了她们。

“苏晓蕾,你评评理!”艾莉哭叫道, “欧阳慧也太不是东西了!她居然模仿我的笔迹给段峰写信!”

苏小蕾急忙去看欧阳慧,只见她气鼓鼓地扭着头,一言不发。苏晓蕾明白:艾莉说的一定是实情。

一来艾莉的字体很工整,是最好模仿的那一种。二来欧阳慧一直妒忌艾莉和段峰之间的感情,这样的事情很符合她的行事作风。

不过苏晓蕾还是得劝架啊,她只能半哄半劝地把欧阳慧送出去散步,然后转回头来安慰艾莉: “你别哭啦,不是没有出什么事儿吗?段峰肯定一下子就分辨出来了,对不对?你们是心有灵犀的,不怕欧阳慧捣乱。”

“什么心有灵犀啊!”艾莉破啼为笑,漂亮得像一枝梨花微带雨, “多亏我聪明,事先有所准备。”说着,艾莉从口袋里掏出了两封信,都是同样的信纸,展开之后,上面除了甜言蜜语之外,右下角各画着一株漂亮的猪笼草。

“这猪笼草是我的防伪标志!”艾莉有些得意,她从抽屉里掏出了一个镂空的卡纸,然后覆盖到了其中一个猪笼草图案上。顿时,从卡纸的镂空里,呈现出一个女人美丽的脸来。

“这是一种艺术,设计很独特吧?这卡纸段峰也有一个,只要他把卡纸放在猪笼草上,就知道是不是我写的信了。”艾莉把卡纸放到了另外一株猪笼草上,镂空中呈现的图案一片凌乱, “欧阳慧仿造的图案自然就不行了。”

苏晓蕾不由得要感叹艾莉的智慧了,艾莉摆摆手说道: “这个不是我的独创,是段峰教给我的。他很聪明的,估计已经猜到了将来会有人模仿我的笔迹,所以教会了这样的方法给我。”

苏晓蕾微微地笑了一下,凭借女人的直觉,她觉得这件事情有点怪。虽然可以防伪,但是情侣之间,用得着这么复杂吗?

不一会儿,心情恢复之后艾莉又出去约会了。苏晓蕾打电话给正在外面散步的欧阳慧,一边安慰一边也小小地批评了她一下: “你也真是的,怎么想用这样的方法拆散他们昵?”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我们是普通的人但是却没有任何力量打败自己这是为什么?难道

因为我们是配角

第一章

神秘的梦我们一个是密儿一个是夣儿我们的心在一起连在一起系在一起贴在一起粘在一起我们永远站在一起走在一起我们 总是相约在一起 ~

夜是那末的安静月是那样的皎洁梦是那样的遥远心是那样的已经碎成万片这是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在黑夜中走着路灯再次发出微微的光马路边上的座椅已经变得陈旧这是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白天的宁静盖不住心事是什么在心里乱跳掉不出跑不掉??

走在平静的校园小路是什么?还是总觉得在那里乱动心底有不舒服的感觉

谁?在哪里?快出来啊!

这里是

你好!我是这里的

啊!!你真恶心!!!

对不起我还没有自我介绍呢我是一个骷髅哦你别害怕我是好骷髅!!

骷髅有好的?我怎么

有什么事么?

这里是哪里呀?我不知道

哦?我看看看 ?(⊙o⊙)啊!你是 你是 是

是什么?说 呀 啊?

大王你看看这是这是 !

急什么?我看看

(⊙o⊙)啊!好可怕!又是一具骷髅!!!~

你是你是传说中的 守护的配角 密斯塔罗儿 !!总算

什么你说我是 什么? 守护的配角 密斯塔罗儿 !什么跟什么我怎么会是 守护的配角 密斯塔罗儿 呢?再说了,他是什么意思?

你来一下

夣儿你怎么在这?怎么会?

什么 守护的配角 密斯塔罗儿 你为这么叫我?

你不会被称为 守护的配角 夣斯塔茜儿 吧?

正是!

哈哈哈哈哈

对了马上要迟到了

喂喂喂!!!小蜜干什么呢还再睡都快迟到了!!!快收拾上课

妈妈

我要上班了你自己弄吧!!再见!

我刚才不是在神秘的洞里么?

算了上课去吧!

铃铃铃 ~

终于下课了!

嗨小蜜今天守护的配角名单上有你呢!!

哎~~!!怎么回事!!上一页1234下一页